导演张杨现身电影沙龙:我们这一代没觉得有传统

2018-07-23 04:50 未知

  (图文/小易)7月22日,“中国传统艺术观念如何在当代激活”的主题沙龙在京举行,当代艺术家徐冰,导演张杨,电影评论家、北大电影文学系教授戴锦华来到现场,就徐冰最新作品《蜻蜓之眼》、短片的理念以及传统与当代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交流。此次活动正逢“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知名歌手崔健、李霄云、张蔷等也前来参观。

  作为华时代全球短片节(HISFF)的轮值主席,张扬认为国内对短片的认识比较浅显,很多微电影大赛都是商业行为,他认为现在独立的、艺术的、短片创作还没有形成风气。张扬觉得短片并不是说年轻导演没钱只能选择做短片,真正做短片非常难,创作者需要在短片中传达关于他对影像、叙事的概念。

  谈到传统,张杨表示:“我这一代是60年代出生的,其实我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传统,我觉得这几十年基本上和过去的传统都是割裂的,我们从小长大,也没有感觉到哪些东西是传统。”但去年在大理拍片期间发现白族人还保留着很多生活仪式感。“在那个地方你就感觉,它可能是从一千多年前延续下来的,这个东西始终没有断掉。”在张扬的成长经历中,他和爷爷奶奶辈感觉并没有太强的联系,所以需要回过来找找那个传统是什么,才有可能激活。就电影而言,张扬认为电影是非常西方的概念,东方影像传统在张扬上学时没有,他到了一定年龄才希望去寻找。

  艺术家徐冰的最新作品《蜻蜓之眼》在电影界与艺术界都引起了广泛反响。谈及灵感来源,徐冰说2013年看电视监控画面,觉得用监控画面做一部剧情长片是了不起的事,而且必须做剧情片,这样概念的张力非常强,它既不是剧情片,也不是纪录片,是一种无法判断的电影。

  张杨导演同就电影的边界问题作出一番论述,他从《冈仁波齐》开始,注重真实与虚构之间的分寸感,提炼生活,再让人物重演,但都是真实的人物,自己演自己,记录生活,还是故事片,只不过要把握真实和虚构的平衡。张扬对徐冰做《蜻蜓之眼》的勇气给予高度赞赏,并认为学电影的人其实很少有人敢大胆往实验走,都困囿于传统的叙事中,而短片却有更多的可能性,包括影像的实验性、媒介运用的复杂性。

  戴锦华老师对徐冰用监控影像结构出完整故事片的做法,给予高度认同。戴锦华老师称,今天是海量影像的时代,是有图没真相的时代,徐冰用这样一种非人眼的、真实的、碎片的影像,重新组合成一个人文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