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述俄罗斯与欧洲的关系

2018-07-28 04:58 未知

  俄罗斯与欧洲的关系无论从历史还从现在来看,都不是很融洽。因为俄罗斯历来都不被认为是正统的欧洲国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考察欧洲对俄罗斯的影响似乎有悖常理,因为俄罗斯毕竟是欧洲的一部分,而且俄罗斯人也是欧洲的一个民族但是,由于地理位置的缘故——俄罗斯位于欧洲的边缘,由欧洲和亚洲之间的一大块缓冲地带构成——俄罗斯人的历史经历完全不同于欧洲人,从而他们所发展起来的文化也相应的有很大不同。因此,一代代俄罗斯思想家都受到了民族方向和民族目标之一基本问题的折磨。”“俄罗斯同西方的关系通常一直都被动的接受的关系。只是过去的一个半世纪里俄罗斯才能报答西方:先是报以俄罗斯伟大的作家和作曲家的作品,随后又报以布尔什维克革命所产生的推动社会进步的手段。但是在20世纪以前,欧洲对俄罗斯的影响要比俄罗斯对欧洲的影响大得多,而且这种影响一直是俄罗斯方战中的一个主要因素。”古代俄罗斯在历史上一直处于异族统治和分裂状态,其中有蒙古和鞑靼入侵和统治。虽然处于这种状态,但其权力中心却一直处于东方,并且由于地理上的因素,实质上与正统的欧洲处于隔绝的状态。因此欧洲的外交家一致认为俄罗斯是“野蛮部落”。如果不是由于欧洲面临宗教改革的浪潮,可能早就对这个与外界隔绝、闭目塞听的莫斯科遗忘。另外俄罗斯人也把欧洲看作一块神秘莫测和不屑一顾的土地。“两个决定性的时间合起来孤立了俄罗斯。一件是公元990年前后弗拉基米尔大公决定接受基督教的拜占庭东正教,而不接受罗马天主教。”“君士坦丁堡的陷落使俄罗斯成为东正教唯一独立的堡垒。这些事件使得俄罗斯人变得自鸣得意、自以为是、自我孤立,他们对正在改变欧洲其余地区的伟大变革不屑一顾”。“切断俄罗斯与西方联系的另一件事是1237年蒙古人的入侵。”“蒙古人还给俄罗斯社会留下了他们自己的印记,”“在俄罗斯人于15世纪摆脱蒙古人同时出现的俄罗斯文明完全不同于西欧的文明。”到了现代,由俄罗斯有70多年的时间处于统治之下,因此有意识形态上的原因,也令西方不容。东西方的“冷战”使得俄欧关系处于僵化的状态,虽有几次为了自身利益的和解,但总体上是僵硬的。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虽然经济倒退,但军事实力巨大,这也令与美国关系密切的欧洲所厌恶,一方面害怕他的军事威胁,另一方面也担心俄的经济状况会危及自身。

  5月10日,俄罗斯-欧盟在莫斯科举行首脑会议,签署了建立经济、安全、司法和文化四个统一空间的“路线图”协议,确定了俄欧关系发展的共同目标和中长期合作的时间表。这在俄欧关系史上无疑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苏联的解体,使俄罗斯与欧盟走上合作之路。1993年双方签署《建立伙伴和合作关系的联合声明》

  后,俄欧合作迅速发展,但其中也有曲折,闹过纠纷。1999年11月,在土耳其举行的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首脑会议上,俄欧曾为车臣问题激烈交锋,俄总统叶利钦为此中途退席。2002年,俄欧又为加里宁格勒的人员过境问题发生纠纷,纠缠了一年多才达成折中协议。

  2004年,俄欧关系再次降温,双方在《京都议定书》、俄加入世贸组织、俄国内民主进程和乌克兰总统选举等一系列问题上发生纠纷。尽管当年5月在莫斯科签署了欧盟支持俄加入世贸组织的议定书,但许多问题依然悬而未决。例如俄欧在2003年5月圣彼得堡峰会上早就做出建立四个统一空间的决定,但迟迟未得到落实。两年之后,俄欧终于闯过难关,达成“路线图”协议,使俄欧伙伴关系登上新的高峰。

  俄欧关系之所以渐行渐近、不断发展,是因为俄欧具有广泛共同利益,合作符合双方战略需要。对欧盟来说,不仅俄罗斯的参与是构筑欧洲安全体系的重要力量,而且俄罗斯还是欧盟的能源库,欧盟所需石油和天然气的30%都来自俄罗斯。另外,欧盟还想借助俄罗斯来制约美国的霸权,推动世界割据多极化。对俄罗斯来说,它几百年来一直想“融入欧洲”,目前又极需得到欧盟的经济援助和技术;欧盟还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目前的俄欧贸易已占俄外贸总额的50%以上。

  另外,欧盟不同于北约,不会对俄的领土安全构成威胁,相反,俄还可借助欧盟来分化北约,制约美国的单边主义。正因为双方有如此广泛的共同利益,俄欧关系虽然时不时会发生纠纷,但总能通过协商加以化解,没有脱离合作的主线。

  俄欧在具有广泛共同利益的同时,也存在着尖锐的现实利益与价值观念的冲突。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建立四个统一空间的“路线图”将是不平坦的。

  首先,俄欧的战略目标不同。欧盟要圆大欧洲之梦,要主导欧洲事务,并认为俄罗斯有帝国扩张传统,因而对俄怀有戒心。俄则要圆强国之梦,力求成为世界强国,并参与主导欧洲事务。其次,俄欧在国家利益上时有碰撞。欧盟要把中东欧国家纳入西方体系,并力图侵入独联体地区,这就必然挤压俄的战略空间。俄则希望尽可能多地保留自己在上述地区的利益和影响,尤其反对北约东扩。最后,俄欧在价值观念上存在差异。欧盟推崇欧洲价值观,为此经常批评俄的内政举措。俄则强调自己自古以来就是高度集权国家,目前更应实行“可控民主”。俄一再强调自身属于欧洲文明,欧盟却始终把俄视为异类。

  广泛的共同利益驱使俄欧不得不经常做出妥协,包括这次签署建立四个统一空间的“路线图”协议,而尖锐的利益冲突又使得彼此很难“融为一体”,同样也包括这次“路线图”协议规划的远景目标。

  最近,由于美国执意在波兰和捷克部署导弹防御系统、俄与波兰“肉类制品争端”、俄与爱沙尼亚“二战苏军纪念碑”争端等事件接连发生,加上俄总统普京对国内反对势力的强硬立场及其外交策略上更多地打能源牌,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开始进入新的冰冷时期。普京总统越来越强硬的外交手段反映出俄罗斯作为核大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谋求全球领导地位的企图。在日前召开的俄欧峰会上,普京主动问默克尔,美执意在波、捷两国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及在科索沃的行动表明,美国人口口声声地说愿同俄进行对话,但行动上却我行我素,既然如此,俄还有什么必要继续同美国进行对话?美执意在波、捷部署导弹防御系统,表面上是为了拦截伊朗导弹,实际上是想尽可能在俄边境附近部署先进武器,一方面对俄进行电子侦察,另一方面将波、捷纳入美国的军事战略。不久前,俄与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签定价值7亿多欧元的天然气管道项目,使欧盟努力想把土库曼斯坦等中亚国家的天然气经土耳其和南欧输入西欧国家的希望几乎破灭。俄欧峰会不欢而散,新的俄欧伙伴关系协定又未能签署,俄欧关系同俄美关系一样处于“困难时期”。

  总之,俄罗斯是一个沧桑、悲哀的国家,由于历史、地理、宗教、政治各方面的因素,既不是一个纯粹的西方国家,也不是一个传统的东方国家,因此即使千方百计想融入欧洲,但困难重重。